立枣

涂涂抹抹,写写画画

【瓶邪/十年纪念】首丘

Chapter 5

        “天真,我平时逗你们那是玩笑,不能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废话。可我是真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确定你那是喜欢?我也心疼小哥啊,说不定你只是特别同情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放屁,你对云彩是同情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哎,你能别往人心窝子里戳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啊。我也是这两天突然想明白的,就他,没别人了。”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    吴邪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,小花按着手机径直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这里现在怎么着也是我房间,您能稍微敲个门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解当家不屑:“还突然害羞起来了。要我帮你订回去的机票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我先去趟长沙。”放下电话后,五味杂陈慢慢沉淀,第一个析出来的居然是紧张。想立马飞回去见他,又怕不知道说些什么。正好长沙的盘口接了笔大生意,自己犹豫一下,答应去看看。怎么能这么怂!吴邪在心里懊恼地骂娘。

        这种想回不敢回的心态,人们一般概括为近乡情怯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去长沙?”小花一惊讶一琢磨,懂了,开始笑,“哦,不急不急。回去的事先缓缓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低头收拾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嫁出去的兄弟泼出去的水呦……”小花咿咿呀呀地唱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继续低头,他娘的,还是无言以对!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    本以为长沙的生意会谈得乱七八糟,没想到结果出人意料地好。以前跟着三叔的老伙计悄悄跟他说:“小三爷真是越来越厉害了,一句话不说往那一坐,那帮孙子就不敢抬价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还以为你们现在这么厉害,我刚走个神买卖就谈成了,吴邪沉默,底下人越发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 走吧,再也没有什么理由拖延了。钢铁机器飞行在万米高空,他感到心跳逐渐加快。空姐问他有什么需要,他说:“能让你们机长再快点儿么?”惹来舱里一片善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 终于站在铺子门前,他在人行道上来回绕了三圈,抽了一根烟,最后下定决心推门进去。店里摆设都没变,就是空调打得太足了。电脑桌旁一堆零食袋子,王盟那货肯定没少偷懒,今年还是别给他涨工资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板你回来啦?张老板在楼上,王老板回北京了。我从楼外楼叫了菜,晚饭马上就到。”自家伙计从里间冒出来,叽里呱啦一通又钻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听老板的脚步声,应该是往楼上去了。胖老板嘱咐过,等老板回来一定要努力降低自身存在感,那两人没招呼尽量不要出现。我怎么能这么机智!王盟默默为自己点赞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一步一步上了楼,站定蹭蹭手心的汗,深吸一口气推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 一眼就看到窗边那个脑海中描摹了无数遍的身影,他消瘦得厉害,穿着自己的衬衫和牛仔裤,简直像来拍偶像剧的。窗户透进来的光线让他的轮廓都柔和起来,不知为什么,闷油瓶身上距离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双眼睛望了过来,吴邪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:“小……小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 闷油瓶破天荒地笑起来:“吴邪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天真:卧槽我没听错吧,忘记带录音笔了卧槽!

        下意识地回答:“不用谢……”说完就后悔地想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天真:卧槽被自己蠢哭了!

        “胖子跟我说了个大概,你能不能把你这十年的行动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 天真:卧槽当然可以啊写本小说给你看都没问题啊!

        计划发展完善时,吴邪需要十分钟才能在脑海中把它过一遍。一切都结束后,懈怠不少,他用了25分钟才对小哥断断续续地讲完。讲自己的计划不费力,关键是有些不愿讲的东西得小心翼翼遮掩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讲述的时候他感觉小哥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,他不敢回望过去,说到尾声才艰难地抬起头:“小哥,这十年,你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    青铜门的秘密,他不想再追问,只是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想知道眼前人又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闷油瓶轻描淡写:“门里就是一片黑暗,碰巧我最不怕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他又笑了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从未见过小哥脸上出现这么轻松的表情,吴邪突然有了流泪的冲动。他仿佛被迷惑般站起身,走近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哥,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果然是闷王,回答就不能多个字吗?他迷迷糊糊地想着,然后拉住那人的衣角,倾身吻上去。


评论